当前位置:主页 > 福音 > 感恩见证 > 谁能拯救我?——痛苦挣扎中的寻求

谁能拯救我?——痛苦挣扎中的寻求

作者:admin     来源:未知 时间:2017-04-10 10:13 奉献支持
微信订阅号:


欢迎弟兄姊妹将我们的微信内容分享给朋友们。

如果喜欢我们的公众号请推荐给身边的弟兄姊妹。

我们的微信号:meirijidujiao





来源:基督徒的家园(主恩见证 > 生命重生 2016-11)-
    作者/供稿:小磊    
    
    记忆里始终不能忘记的是十几年前一个夏天的夜晚,当我从醉酒中醒来,躺在露天的草地上,看着星空,开始思考一个问题:如果我没有醒来,对世界有什么影响呢?我的生命的价值和意义是什么呢?
    其实这些困惑并不是完全从这一天才开始的。从很小的时候,我发现越是在普天同庆的日子,大团圆的美好中,我越是能从中感到一种莫名的悲哀。如同在烟花的片刻绚烂之后,为之后天际间渐渐散去的烟迹而感怀,为宴席之后的清冷而感到孤寂。我不知道这种与周围氛围不和谐的情愫从何而来,也不敢将这些表露给谁。只是觉得,在这些欢乐的后面,总有一些说不明的担忧,似乎那才是更真实的。
    正如圣经所说:人在喜笑中,心也忧愁;快乐至极,就生愁苦。(箴言14:13)
善与恶。
    从刚开始识字,我就喜欢看电影、看小人儿书。每当一个人物出现的时候,首要的是分辨“好人”、“坏蛋”,这并不那么容易,虽然那时候的地下工作者和叛徒的形象远比今天好识别。我和小伙伴们巴不得他们如戏台上画着的各色脸谱那样忠奸分明、一目了然。自己也希望加入到那些光辉灿烂的形象中去。有一天,在姥姥家院子玩耍的我和表哥找到一块“光荣军属”的牌子,这牌子源于15岁就参军去抗美援朝的大姨,看着被我们钉在院门上的牌子,享受邻居孩子们艳羡的目光,这荣誉感就达到了顶峰。
    然而这荣誉感并没能持续太久,随着姥爷的回家,在姥姥隐隐约约哭闹声中,我惊诧发现家里竟然有一个“国民党坏蛋”,这带给我人生第一次震撼。虽然这个人总是严厉地管教我,我却依然不能理解,他怎么能是那种我们痛恨的人呢?等我再大一些的时候,姥姥讲述的一段往事更让我惊讶。
    那是在文革期间,因为姥爷的原因,姥姥成为被揪斗批判的重点,反动家属交代出来的却是让人惊讶的事情:
姥姥是满族的后裔,她父亲是东北抗联的地下交通员,曾经被关在日本人的监狱里……要说日本人的档案管理还真是好,外调的人找到了清楚的记录……姥姥说,她父亲被捕后,姥爷去找他的日本老师帮忙。日本老师又托他在宪兵队的学生帮忙,放出来的时候人已经快不行了,没多久就去世了。
    反动家属还是革命家属?对姥姥的关押审查匆匆结束了,没有结论,这件事不了了之了。
    善与恶,红与黑,这些贴在人身上的标签,似乎是泾渭分明的。却总也不能理清那交织在一起的命运。我后来很希望从史料中去寻找所谓的真相,然而错综复杂的资料又让我陷入到更深的迷惑中。所谓的好人做了些恶事,所谓的恶人也做过好事。孰是?孰非?
良知与诱惑
    在成长的过程中,我时时惊诧地发现人性的虚伪和丑陋,总是让人越来越多的失望,随着对父母、长辈、老师,这一个个权威完美形象的破碎,生活就成了不断感受美丽光鲜的肥皂泡被戳破的体验。
    我找到了逃避的方法,沉浸在书籍和绘画的世界里。沉浸在这些里面,可以带来一种暂时的安全感。或者是单纯的丑陋或者是单纯的美,一切都一目了然,或者最终显明。 
     成长的过程也是不可避免的被浸染的过程,那些图画书上面裸露的肉体既带来一种高尚的美好,也同时带来邪恶的诱惑。书籍里面同样有真实无私的爱情,也有占有掠夺和情欲的放纵。这两种截然不同的东西混杂在一起,挑动起内心的挣扎。
    挣扎的结果是陷入得越来越深,羞耻的敏感度越来越低,直到多年之后的厚颜无耻、肆意放纵……
唯一值得庆幸的是,一直还想要在内心里面保有一丝清明,留一块干净的地方
    这挣扎始终跟随着我,从小学到中学,我既可以被那些表现人性美好的文字感动,想要塑造高尚的人格;另一方面也越来越贪婪地在色情描写中获取刺激。这种矛盾带来极大的扭曲和痛苦。我既不能摆脱情欲的放纵,也不愿彻底的堕落。 这一期间,禅宗佛语常常吸引我,让我在挣扎中而产生的虚无感有一种被认同的东西,然而那“明心见性”境界始终是遥不可及。只是给自己更多的借口可以继续滑落,而不是认真面对罢了!却也因此在罪恶挣扎上,又加添了“出世”与“入世”的挣扎。古往今来,太多人在挣扎中,看破红尘,远离尘世。我在挣扎中所产生的灰心和无力,也时时带来逃避和躲藏的冲动。(多年以后,一个好朋友出家了,我能了解他逃避的心态,也悲哀这种无希望的选择。)
    实在是因为:我们又能逃避到哪里呢?(我往哪里去躲避你的灵。我往哪里逃躲避你的面?诗篇139:7)当我们在罪里面的时候,我们想要的就是逃避惩罚,掩盖罪行。

    成功与毁灭
    大学期间,正是90年代初,萨特的存在主义流行于校园中,伴随着狂野的摇滚乐和迪斯科舞,后天安门时代的自我追求转向个人价值的实现,在毁灭崇高、砸碎偶像的喧嚣中,开始一个集体追求物欲的新时代。
    大学毕业开始工作以后,我也渐渐陷入在另一个挣扎中,“成功的渴求”。我所受的教育很大程度上是一种“成功学”的教育。这是我所接受的社会价值观的一种必然体现。在成为有用人才的目标后面,展现的是“荣誉”“利益”等诉求。那意味着唯有走进上层,才能体现人的价值,社会丛林法则一直都成为我前行的一种驱动力。
    毕业后差不多有十年的时间,我都在努力地“奋斗”,这期间漂流在各地。和众多涌进超级都市的“淘金者”一样,渴望着属于自己的一个天地。在那些“草根崛起”的个人奋斗成功故事的激励下,用自己的血肉祭奠膜拜“成功”这尊神像,因为那意味着金钱、荣誉、欲望的满足。
社会的残酷从来都不会让冒险家们失望。我在这个奋斗的过程中身心疲惫,那时候因为长期的加班,身体极其疲惫,有时候连续工作半年,一天都不能休息。每天都要工作到很晚,长期每天工作10-12个小时。压力很大,情绪暴躁,经常失眠。
    箴言1:19说:凡贪恋财利的,所行之路都是如此。这贪恋之心乃夺去得财者之命。
    我那时候已经开始觉得人的可悲,为了追逐名利,陷入到这种地步。其实不明白是因为自己的追求出现了偏差。但那个时候即便我意识到了也无法自拔。感觉自己就像汪洋中的小船,不知道飘向何方,在追求的过程中已经迷失了方向。
    就如文章开头所述,那一次失恋后的酒醉让我开始认真思索人生的意义。
    身心疲惫的我,回到家乡。和朋友一起搞公司,从一个打工仔变成了个小老板。也更深地陷入到名利的追逐、物质的享受中,也更深地陷入到罪恶的捆绑中。每天没完没了的加班变成了没完没了的宴席!天天画图变成天天喝酒!每天过着醉生梦死的日子,就为了追逐更高的利益。
这时候的我已经不谈什么理想了,连自己都厌恶这种日子,每天说着虚伪的话,带着虚伪的面具。只是因为自己离不开这种堕落的日子,深深的厌恶,又无力解脱。这恐怕是很多人都有的痛恨自己的原因吧。我那时候不明白:我被罪捆绑着,靠自己是无力解脱的。
    恶人必被自己的罪孽捉住,他必被自己的罪恶如绳索缠绕。(箴言5:22)我的理想一点点地破灭,最后只是为了贪欲而努力挣扎。我的心很焦灼,像被火烧。没有平安。不知道希望在哪里?人的出路在哪里?怎样能活出真正的意义呢?我开始读各种的书去找答案。佛经、道经、易经……去庙里烧香,也不能解脱……
    但这个时候,我还没有死心,所谓垂死挣扎。
    特别讽刺的是:我想抓住的救命稻草成为压垮我的那一根。我已经意识到不能这样下去,打算离开中国,换一个环境。但离开之前,我打算最后狠狠地捞一票,冒险接了一些工程,准备大干一场。最终,工程出了大问题。本想再捞一把,但我的贪心和愚蠢,让我被重重摔倒,背上了很大的债务。还有官司缠身。搞得狼狈极了。
    在家人、朋友的帮助下我暂时脱困,离开中国。这时候心如死灰,不知道将来如何?上飞机的时候,我随身带着一本佛经,打算继续学禅,从此隐居避世,了此残生。那时候想,也许这辈子就这样了。
尽头才是开头
    “山穷水尽疑无路,柳暗花明又一村。”
     出国之后的一切都是新鲜的,一方面是陌生的环境,另一方面是心态的转变。挫折可以让曾经狂傲的我,低下头来,有机会重新审视自己的生活。
    在这里,我可以从新开始生活。几乎丧失一切生存的技能(连交流都成为问题),我也只能从最底层做起,第一份工是在中餐馆刷碗。跟这个相比,之前所经历的工作劳累真不算什么。
    当我需要一个英文名字的时候,我不知为何想起一部电影《拯救大兵瑞恩》(Saving Private Ryan),我起了这个名字,我深深盼望自己也能被拯救。但谁能拯救我?我那时并不知道。
    几周以后,有姐妹邀请我去教会。能在异国有同胞的欢迎让人感到温暖。赞美诗的歌声令人有出尘脱俗之感。我也第一次看到圣经。让我特别意外的事,圣经并不是晦涩难懂的,(我之前所读的佛道典籍无不是艰涩难明的)。
    圣经用朴实的语言讲述令人心灵震颤的道理。我从未读过这样的教导。我好像看到一扇窗在我面前打开,多年来窒息在阴暗中的我,一下子就呼吸到了新鲜的空气。
从那天起,我开始认真读圣经,听讲道。我还记得,每到主日我和妻子一大早就踏着皑皑的白雪,从很远的地方,坐车去聚会。教会里有一群热情诚恳的人在等候我们,一起歌唱赞美,一起听道学习,一起品尝家乡菜……那段日子,带给我们很多安慰和勇气,来度过起初那段艰难孤独的日子。
    脱离了生意场上“见人说人话,见鬼说鬼话”的尴尬境地(且这种尔虞我诈已经成为我身边大多数人的生活方式),教会里这种坦率、真诚的生活方式和价值导向像一股清流深深吸引我。我虽然还不是很明白,但有渴求的心。圣经说“饥渴慕义的人有福了,因为他们必得饱足。”(马太福音5:6)我也盼望自己饥渴多年的心灵可以得着饱足。
    我甚至想过,我要是早一些进入教会,或许我的人生是另一个样子。但我记忆里是曾经有机会接触过福音单张的,依稀还记得上面写着“你知道为何宇宙中这样的有秩序吗……因为有一位主宰……”我当时轻蔑地扔掉了,觉得“这些骗人的谎言也只能骗骗那些走投无路的,没有知识的愚昧人罢了!”多么讽刺!我如今就是走投无路的,也承认自己是没有知识的愚昧人!但我现在却愿意学习我曾经鄙视的福音。
    圣经中一点一滴渐渐汇聚在我的心中,为我解答曾经久久不能明白的一些困惑。
    当我打开圣经看到马太福音第五章43-46节说:你们听见有话说,当爱你的邻舍,恨你的仇敌。只是我告诉你们,要爱你们的仇敌。为那逼迫你们的祷告。这样,就可以作你们天父的儿子。因为他叫日头照好人,也照歹人,降雨给义人,也给不义的人。你们若单爱那爱你们的人。有什么赏赐呢?就是税吏不也是这样行吗?
    我长久以来的善恶观念一直是以人自己为出发点的,我们按照自己的观念判断善恶。我们自以为的公义原来充满着自私和狭隘。我们按照自己的喜好来给予和惩罚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标准。在人的眼中,一切都变得相对。
我第一次发现,若没有神用同样的标准来公平对待所有人的话,人间就不可能有公义。因为唯有一位永不改变的神,永不改变的标准来判断的,才是真正的公义。我在神以外来寻找答案,只能是困惑和矛盾。
    当我知道有这样一位真正公义的主,一些自以为是的往事,常常浮上心头,让我内疚和羞愧。我所做的一些所谓善行,不过是按照为了彰显自己的道德品行(偶尔的以德报怨),或者按照所得的做一点回馈(以善报善)。对于那些伤害我的,我心存愤恨。对于那些不回报我的施恩的,我恼怒不屑。我的自以为义,不过是破烂的衣服。我羞愧于自己对于公义的无知,重新检点自己的过往。
    当自义的伪装一旦被真理戳破,那些罪恶就无处躲藏,原来自以为理直气壮的事情变为蛮横无理的行为,那些自以为理所应当的事,突然那么的丑恶,更不要说那些本就心存愧疚的事情了。
    “我是个罪人”这事实就如同在黑暗中突然被强光照射,无所遁形。原来我一直在罪中挣扎。连我所想保留的那一点点清明,也都是因为神怜悯我,让我能有一些尚存的良知。他曾经刻在我心版上的律法,让我不至于彻底的沉沦。
    罪让我在情欲中寻求快乐和满足,罪让我追求荣誉。我渴望成功,把自己的价值建立在这些错误的基础上,所以始终也得不到满足,反而越来越痛苦。我不明白自己疯狂地想要得着,想要证明自己存在的价值,却走在一条死亡的道路上。因为每个罪人的灵魂都是走向毁灭,如果没有拯救,我们所寻求的意义、价值都不过是一场虚空。
    像我这样一个走向灭亡的罪人,他仍然这样的顾惜,仍然保守我。仍然爱我!这个爱的方式超过了我的理解和想像!
    耶稣基督钉十字架的图像是我很早就在画册上见过的。我以往不过理解为一种悲天悯人的宗教情感。如果不明白人的罪,就不会知道公义的神所给与的爱的意义。堕落在罪中的人本应得着当得的刑罚,然而,圣洁尊贵的神降卑为人,为了我们这些罪人,在十字架上献上赎罪祭,使得像我这样的罪人可以得着拯救。
    本不该被救赎的被拯救了,被不配被爱的被爱了。神的爱就在此向我们显明了。(罗马书5:8)
    当这份救赎之恩呈现在我面前的时候,我惊讶地发现,我什么都没有做,也什么都做不了。人实在不能救自己,所有的自我救赎都是徒劳的。
    在一个雪夜我下班回家,路过一个酒吧,看到无数浓妆涂抹、衣着暴露的女孩子,嬉笑着走下公车,涌向酒吧。我知道她们会度过一个狂乱的夜晚。我想起自己曾经也是这样度过一个个夜晚,那时候我何曾想过可以有一种不一样的人生呢?我原先只想抱怨生活的无奈,却从来没有想过—那是我自己的选择。我可以有另外一种选择,过一个圣洁的生活。走一条不一样道路。
    那个晚上,我的心里被温暖着,因为有一盏明灯,指引着我回家的路。

    永恒的应许
    就在我开始享受这样的平静生活时,一个坏消息传来。我妈妈中风了,我得知的时候已经是急救后的两周了。妈妈发病后,得到了比较及时的医治。但语言的功能受到损坏,需要继续恢复。她在清醒后,极艰难地跟妹妹说:不要告诉你哥哥。听到这些,我再也忍不住痛哭起来。我感到后怕,我差点失去她,也担心她的将来。我第一次感到与家人分离的痛苦,也深感生命的脆弱。若没有永恒的未来,我们每个人的短暂生命,从一开始就是死亡之旅,这是多么悲哀啊!我还曾想着以后带她来国外小住,好好孝顺她。如果人世间的美好只是一刹那的,结局注定是分离和毁灭,这一切不过是微不足道的安慰。
    我尽快订了回去的机票,那段时间和牧师、师母教会弟兄姐妹一起祷告等待。第一次体会到祷告中那份殷切的交托,是承认自己的无能为力,是仰望一位至高的主宰,是期盼慈爱的赏赐。回到家中,与妈妈相对凝视,我们都感怀这失而复得的交流。我问妈妈:如果有一个地方,能让我们永远不分离,你愿意去吗?妈妈根本就没有问是哪里,就回答:愿意。
    从那个周日起,我和爸爸一直陪着她去教会听道,她在一种盼望中归信了主。我们都知道,那盼望的应许者,是我们唯一可以依靠的上帝。
    妈妈恢复得很快,连医生都很惊讶。我也在一种慰藉中离开。那个慰藉不仅仅是她的病况好转(因为复发的几率很大),更是因为,我们再也不会分开了。
    我带着平安返回,在一个宁静的下午,我做了决志祷告,在神的面前,我祈求他赦免我的罪,请耶稣基督做我生命的救主,我愿意一生跟随他,遵循他的教导,让他带领我走这条属天的道路。

    新的生命,新的道路
    当我今天回顾自己信主的经历,充满感恩。我如果不是经过很多的挫折。恐怕不会真正的低下头来,顺服在神的面前。如果不是被这些失败所阻挡,恐怕会在毁灭的道路上越陷越深。
    过去,我在善恶中困惑,是因为始终以自己作为善恶的评判。我在良知与诱惑间徘徊,是因为一直靠着自己的能力来抵挡和克制。我在追求成功中走向毁灭,因为从一开始走的就是一条不归路。
    神带领我来到他的面前,去除虚伪和骄傲,诚诚实实地做人,跟随他,过一个圣洁的生活。虽然信主不久的我,还有着许多的软弱和挣扎,仍然需要努力治死老我,需要更深地认识神、经历神。从属灵的婴儿走向灵性的成熟,从那只能喝奶的成为吃干粮的。前路漫漫,充满很多的艰难,但感谢主给我始终跟随的勇气和信心。
     我现在的生活虽然并不富裕,但却充满了平安。虽然有生活的压力,还有一些债务,但却充满了信心。因为我知道自己已经有了一个新的生命,自己行在新的道路上,这道路通向永恒的明天!
    在祂这里,有真正的喜乐和平安。
    感谢赞美主!也愿祂赐给每一个在苦痛挣扎中寻求祂的人以信心,因为你寻找,就寻见。你敲门,就给你开门。
    (基督徒的家园注:本文来源:生命季刊)



百度分享



奉献支持


本站的所有音乐,讲道,视频都是自行上传,我们需要一些资金来维持庞大的服务器空间和带宽的支持
由于多数弟兄姊妹经济都很紧张,请大家凭感动和个人能力奉献!我们相信主定会预备!我们从未也决不会主动联系各位肢体请求捐助,请弟兄姊妹们知悉。
支付宝扫码奉献 :




上一篇:危难有赖主爱无尽       下一篇:《从仇恨到饶恕》 打印文章    责任编辑:jidujiao

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 Posts

网友评论Comments
footer logo
About Us ┊ 关于我们 ┊ 法律声明 ┊ 广告服务 ┊ 事工团契 ┊ 网站建设 ┊ 奉献捐助 ┊ 网站公告 ┊ 联系我们 ┊ 本站信仰

基督教华人网 2001 - 2016 版权所有 服务事工QQ:497308408

友情链接: 360安全网址导航 基督教歌曲 基督教讲道网 基督徒家园 基督教中文网